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亚裔正成为美国教育改革限制目标

10月 11, 2016

亚裔移民来美,满足高科技人才的需求。他们对美国的科技创新和经济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也带来重视教育、勤奋努力和创业文化。

当美国科学和数学教育落后,在全球排名日渐下降时,亚裔父母如中流砥柱,培养出很多成绩优异的下一代。他们主宰英特尔科学奖、西门子科学竞赛和总统学者奖。其结果是,超过人口比例数倍的亚裔学生就读于美国著名大学、特殊高中和特色项目(Magnet Programs)。

遗憾的是,为了实现种族平衡这一“崇高”目标,许多政客和教育机构不是积极肯定亚裔在教育方面的成就,在教育落后社区推广亚裔行之有效的的育儿方式,而是把亚裔学生看作了他们唾手可得的限制对象。他们不断推出所谓的的“教育改革”,试图改变大学、特殊高中和各种特色项目的录取标准。一旦实施,最可能的输家就是亚裔孩子以及美国经济。

近年来,政客们几次试图改变纽约市特殊高中的录取标准,以降低对亚裔和白人学生的录取为代价,提高对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的录取。这些政客很肤浅地把这个问题看作是一个特殊高中录取的零和游戏。然而,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更好的方式来提高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入学率是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而不是改变录取标准。只有这样,这些孩子进入这些竞争激烈的特殊高中后,才不会被淘汰。

2015年末,新泽西州西温莎普兰斯堡学区主任大卫Aderhold以对关注学生心理健康为理由,取消了四、五年级的数学强化班。其中90%的参与者是亚裔孩子。他还取消了期中和期末考试,并且限制中学生在暑假期间选修有大学水准的AP课程。虽然看起来这些“改革”对当地学区入学没有影响,却将对亚裔未来的大学申请产生负面作用。因为很多美国大学,如常春藤盟校非法给亚裔考生强加了更高的入学标准。如果亚裔孩子不能在SAT考分上比其他族裔明显高出很多,并选修更多的AP课程,进入梦想大学的机会将十分渺茫!

2016年1月,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发布的报告,《逆转潮流:通过大学录取来鼓励对他人的关心和创造公共利益》。其中建议大学把SAT等标准考试从要求专案变成可选专案,并在评估学生申请时更加看重“社区贡献”。虽然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些积极的建议,如不再强调那些昂贵或高调的课外活动,并扩大了社区贡献的定义,从总体上来说,这份建议的大方向是错误的,因为一旦没有标准化考试的要求,美国中小学学生的学习成绩将进一步下降,美国将成为这一改革的受害者。

除了美国,亚裔孩子将成为哈佛所提出的大学录取改革另一大输家。如果把十分客观的标准测试从必考项目变成为可选项目,亚裔考生将失去唯一使自己脱颖而出的客观标准。一旦再增加录取评估中的社区贡献这一类主观标准的比例,亚裔孩子在受到歧视的情况下就没有任何客观的标准,用以证实和对这些歧视进行抗争。此外,虽然哈佛大学口口声声要降低学生的负重,但他们在这个报告中根本回避了正是哈佛和其他藤校搞种族配额,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亚裔学生,才造成亚裔孩子学习负担过重。

此外,哈佛建议把其他族裔孩子经常参加的艺术和体育活动作为高校招生社区贡献的成就,而许多亚裔高中生倾注很多时间的科研活动就不算在其中。通过这些分析,人们不禁会怀疑:这是不是哈佛对亚裔在美国成功设置的又一个障碍?

在西海岸,2014年亚裔社团自发的草根运动击败了州参议员爱德华‧埃尔南德斯试图在加州系统大学录取重新引入种族因素的SCA-5法案。然而,这种企图最近又死灰复燃,加州议会议员近期又推出AB 1726法案,试图把亚裔分成多个子群体,为今后以种族为基础的教育政策收集资料。可喜的是,很多亚裔团体已经觉醒并开始抗议。他们拒绝成为加州某些政客“分而治之”的政治策略受害者。

回到东海岸,马里兰州的蒙哥马利郡学区最近审查了其资优生班级(Gifted Program)和特色项目(Magnet Programs)的学生比例。它得出了需要增加非裔和拉美裔学生参与的正确结论。然而,他们的解决方案却有很大问题:不是立足于改善这些代表性不足的种族学生参与资格,他们想改变的是录取标准,并把种族因素引入这些标准。这显然引起亚裔父母的担心:他们的孩子是否会在这最新一轮学区改革中成为受害者。

如果我们把以上这些点(事件)连成一条线( 趋势),就可以明显看到,政客企图在各类教育机构搞种族平衡的浪潮日益增长。这些政客常打种族牌,推出很多与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和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条的精神相违背的改革。勤奋学习的亚裔学生常是他们容易宰割的羔羊。从历史上看,亚裔美国人一直是各种以种族为基础的政策和歧视的受害者。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今天,这些政客把更加努力,学习成绩好的亚裔孩子当作这些教育改革的限制目标是及其不道德的。

作为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亚裔社区明确支持改善所有美国孩子的教育,尤其是贫困社区的教育。但是,什么才是正确、有效的方式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是不是应该通过联合所有种族的家庭来共同帮助穷孩子,而不是用种族分化来搞零和游戏?政治家是否应着力从根本上改善贫困社区中小学教育,而不是改变招生规则?虽然那些目光短浅的政客很容易把政治力量微弱的亚裔作为这些教育改革的靶子,近几十年来学生成绩的资料证明,这种分化种族群体,在招生规则上搞零和游戏的举措伤害了亚裔和白人孩子的权益,但并没有改善弱势地区孩子的教育。这种政策在将来也不会有成效。

(作者为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

Admin

欢迎各位藏友赐稿,来信必复。

Website: www.canadatony.com

北美新闻网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